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动态 > 正文

雁门关下写春秋

发布时间:2014-06-20  点击次数:1159
 新闻来源:忻州广播电视网 日期:2014-2-14
 
 
李歧,忻州代县鹿蹄涧村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民间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从事文字工作三十余年来,笔耕不辍,先后发表各类文稿七十余万字。作品有《红石村的故事》、《代州百姓故事集》、《雁门关民间故事集》等。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雁门关,在三千年的风云变幻里演绎过无数次的扬刀立马、壮士出关。也正是这些发生在雁门关下的壮怀激烈铸就了无数的英雄丰碑。这些英雄或以戏文或以故事的形式在后人的吟咏传唱里持续发酵并得以成为民间百姓告慰先祖、守望历史的精神范本。
本报也于2013年9月起陆续刊登了杨家将的故事系列。《佘太君挂帅》、《四郎探母》、《穆桂英大破鬼魂阵》……这些妇幼皆知、耳熟能详的故事通过“《人文雁门》之故事篇”再次唤醒了读者对杨家将的追忆。而向本报提供这一系列作品的竟是代县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李歧。本期就为您讲述李歧与雁门关的不解情缘。
 
今年72岁的李歧身体硬朗、思路清晰,回忆起著书写作的情景更是口若悬河。
1943年,李歧出生在一个“文化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教师。也正是缘于此,幼年的李歧得以汲取了丰富的文化养料。《三国演义》、《列国传》、《岳飞传》、《杨家将》、《聊斋志异》……等一系列古典文丛成为李歧最早的文学启蒙。
成年后的李歧,子承祖志,也成为一名教师,但是对于文学的喜好并未淡薄。1981年,李歧由于一篇发表在《山西日报》的小说而被调入代县县志办公室,得以正式从事文字工作,开始编撰《代县县志》。县志出版后,李歧再次回到教育部门从事教育工作。2006年他出版的儿童文学《红石村的故事》就是来源于自己从事教育工作期间对儿童成长的关注。
退休赋闲后,免去了“案牍劳形”之苦的李歧开始了真正的文学创作。李歧用一句话表述了当时的创作初衷:“我始终不会忘记,伴我一路走来的文学。如果没有文学的帮助,就不会有我今天的一切。文学不但没有亏待我,而且还给我厚爱,让我愧疚的的是,我亏待了文学,总觉得欠债太多。”2010年对于李歧来说是创作的一年,也是丰收的一年。那一年《代州民间百姓故事集》在李歧的笔耕不辍里成功出版。此后,李歧又通过一年的时间走访、整理,在2012年出版了《雁门关民间故事集》。
李歧著述这些故事集并不是简单的对坊间传说的文字加工,更多有一种还原历史、保持作品真实的严谨。在写《扶苏庙与蒙恬墓》的时候,为了弄清楚故事的原委,李歧曾多次到故事发生地赤土沟村一带进行走访调查,为了从正史上得到佐证,他还特意购买了一套《正说历代帝王》丛书,通过查阅史料,终于弄清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惨死的真正原因。
在谈到杨家将的故事的时候,对于有传言戏文里杨家将的故事多数属杜撰的说法时,李歧不以为然。李歧说:“我对杨家将的故事深信不疑,因为我曾在一些出土的文物中就见过杨家将族谱。其中有一条明代的白绫上也记载了包括七郎八虎的杨家将故事.并且今后我还将更加注重对这方面史料的收集和考证。”
李歧将雁门关形容为镶嵌在晋北大地上的一颗灿烂明珠。但是这颗明珠在无边浩瀚的历史格局里却几近暗淡,叫人遗忘。那些散落的历史记忆也犹如坍圮的城墙在后人的记忆里被渐渐剥离。而今,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却用饱蘸热情的文墨发掘出最为动人心魄的历史故事。从飞将军李广到一门忠烈杨家将,从慈禧仓惶出逃过雁门到雁门关下御敌寇,李歧渐渐为读者梳理出了一连串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整理出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史诗。
“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李歧在创作这些故事的时候,除了对那些散落的故事的遗憾之外更多还有一番意味深长的良苦用心。李歧说:“首先我收集创作这些故事是不想让它们消失,这毕竟是一种民族记忆,此外还有对下一代的教育意义。希望更多的学生能够了解历史、尊重历史,并懂得当今生活的来之不易。”
岁月流淌,时光永续。雁门关下烽火狼烟的战争已经远去,但是关于雁门关的故事仍将继续流传,魅力永存。
 
郝永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