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动态 > 正文

风云气 雄关气

发布时间:2014-06-20  点击次数:1194

——浅谈山西关隘文化及边塞诗词


新建雁门关山门             扬继兴 摄

作者:黄文新

山西是一个多山省份,周边和境内高山大泽雄伟壮观,险关要隘星罗棋布。从东北到西南呈扇面分布的北京、开封、安阳、洛阳、西安等古都,距离山西最远的直线距离只有100 公里。而山西北部,除元代之外,都是“极临边境”,因而,全省数百处关隘,便成为京城的天然锁钥。这里的奇山异水、民族风情,自古以来培育了大批优秀诗人。我们山西诗友生活于此,吟咏于此,真乃福分;于旅晋诗人,亦是缘分。研究山西关隘文化,打造有山西特色的北国诗风,是山西诗词推陈出新的重要突破口。

山西关隘(包括关、隘、陉、口、堡、津等)近千处,比较有名的也有500多处。其分布概貌,四周为“口”字形,北有杀虎口、得胜堡、新平堡等;西有老牛湾口、碛口、壶口等;东有太行八陉、娘子关等;南有风陵渡、大禹渡、天井关等。境内为“大”字型。“大”字的一横为内长城,主要关隘有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左边一撇是大同盆地、忻定盆地、太原盆地、临汾盆地、运城盆地及其串联关隘。右边一捺是从太原盆地向东南到上党盆地及其间的关隘和丹河河谷。四框加上中间的“大”字。形成一个“因”字,其“果”便是产生了独一无二的关隘文化。山西关隘文化是山西地域文化中的最具特色的组成部分,其内容博大精深。

首先是根祖文化。适度封闭和开放都是事物发展的必要条件。关隘的封疆和通道作用,造成了适于人类生存的条件,于是,在黄河母亲的臂弯里便形成了中华民族的摇篮。使山西成为中华文化发祥地之一。传说中的尧都蒲坂、禹都安邑,均在山西境内。大禹治水的遗迹,有些就形成了后来的关隘。如:为除水患,疏通河道,禹凿孟门,使黄河直泻而下,形成壶口。壶口是秦晋通衢,是独特的旱地行船码头,在军事、商务、旅游中均居特殊地位。古今于此题诗甚多。例如:明人陈维藩《壶口秋风》:

碧空昨夜度宾鸿,壶口波兮思禹功。

一水中分秦晋异,两山傍峙古今同。

秋风卷起千层浪,晚日迎来万丈虹。

八载勤王方奏绩,凿成天险壮河东。

大禹治水显示了我们祖先的创造精神和开放精神;洪洞移民更是一种走出去的开放精神。“要问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世代相传,寻根拜祖的华人络绎不绝。

第二是军事文化。险要的关隘,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发生过数次大战。如:秦越长平之战、汉赵井陉之战、汉匈白登之战、李世民宋金刚雀鼠谷之战、郭子仪静边军之战、宋辽白马岭之战、宋金杀熊岭之战、李自成宁武关之战,还有编成戏剧家喻户晓的杨家将金沙滩之战等。金戈铁马,血雨腥风,斩关夺隘,风云际会,留下了斑斑血迹,也留下了厚重的历史沉淀。中华儿女为保卫家园,精忠报国,前赴后继,可歌可泣。仅举一例:唐·陈子昂《送魏大从军》: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

帐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唯留汉将功。

这里的“匈奴”,系以汉代唐之称。魏绛,春秋时人,曾以和戎政策消除了晋国边患。这里比作魏大。燕然,指燕然山,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汉将,指东汉打到燕然山的车骑将军窦宪。他在那里留下了纪功刻石。

这是一首送别诗,一改儿女情长、凄苦悲切之俗套,正面鼓励,用现在话讲就是传递正能量。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民利用关隘打击日寇,更是可歌可泣。如:平型关大战、忻口战役、雁门关伏击战等。

雁门关,矗立在长城之上,它那不屈不挠的雄姿,从古到今,几乎成了山西的形象代表。

第三是和合文化。关隘也是各民族交往融合的通道、桥梁和纽带。在民族交往与冲突中,实现了北方游牧民族的草原文化和中原汉民族的农耕文化的融合。《易》曰:“保合太和乃利贞。”在一个共同体中,保持高度统一和最大和谐,就会有光明前景。这是民族磨合的可贵经验。明隆庆五年(1571)开设的四处马市,得胜堡、新平堡、水泉营和张家口,三处都在山西。通过关隘经商,到了明清,形成了晋商集团。民族融合是多方面的。在文化方面,比如,元散曲的成熟过程就是民族文化交融的过程。蒙古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元蒙贵族喜欢北方流行的一种小调,但这种“胡曲”的节拍、韵律、风格均不同于中原的清商乐和燕乐,由于一部分汉族落魄士人混迹于勾栏瓦舍与艺人为伍,那种小调就逐步形成一种独特的文学样式。也有一些文人利用它来抒发自己的愤懑、痛苦和不平。有一首无名氏小令:《朝天子·志感》就是反映了这一磨合的痛苦过程:

“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老天只凭忒心偏,贤和愚无分辨。挫折英雄,消磨良善,越聪明越运蹇。志高如鲁连,德过如闵骞,依本身只落得个轻贱。”

元曲的发展,客观上弥补了中国古典诗词缺少幽默的不足,丰富了文学作品的夸张、错位、怪异、荒诞、调笑、谐谑等表现手法。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竖起了第三个里程碑。

第四是诗词文化。特殊的环境形成特殊的人文精神和别具特色的诗词文化。上述元散曲即是中国诗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关隘山水的奇绝,也造就了众多边塞诗人。山右四王:王维、王翰、王之涣、王昌龄(据专家考证其早年居太原)享誉盛唐诗坛。王昌龄一首《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声调高亢,气势雄浑,传遍全国,被推为“唐人七绝压卷之作”(李攀龙语)。且不说“一部唐诗半三晋”,仅流传下来的山西古代关隘诗,我读过的就有450 多篇。如:汉武帝刘彻《秋风辞》、唐玄宗李隆基《晓渡蒲津》、曹操《苦寒行》、李白《古风五十九首之十四》、陈子昂《送魏大从军》、江总《并州羊肠坂》、鲍照《幽并重骑射》、李颀《塞下曲》、崔颢《雁人胡人歌》、韩愈《题西白涧》、于谦《过盘陀》、顾炎武《龙门》、元好问《南关》等。这里选读南朝江总《并州羊肠坂》:

三春别帝乡,五月度羊肠。

本畏车轮折,翻嗟马骨伤。

惊风起朔雁,落照尽胡桑。

关山定何许,徒御惨然凉。

据清《太原府志》记载:“天门、凌井一道相连,互为首尾。山之东尽为天门,去城可五十里;山之西尽为凌井,可八十里。山势险阻,旁有深沟,清初设巡司。”天门关和凌井关相连的一条山谷通道,就是并州羊肠坂。天门关,位于太原市尖草坪区与阳曲县交界处西关口村北一里处。不久前我曾去游览,登关楼,走羊肠坂,观“天门积雪”,寻杨家将遗迹,感慨良多。

综观山西关隘诗,其主要风格是雄浑、高古、劲健、豪放和苍凉。用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来品味,那就是:“横绝太空”、“窅然空踪”、“真力弥满”、“行气如虹”。

关隘之门既可关又可开的二重性,一方面容易产生保守思想,另一方面又能激发开放的渴望。《愚公移山》的故事就发生在晋东南太行王屋山中。山西古人早就向往打开门户,愚公的开放开拓精神,早就溶入了山西人的血液。其实,这便是“信义、坚韧、创新、图强”山西精神的根基。

山西是典型的北国省份。毛泽东在1936 年2 月红军东渡黄河时,面对秦晋高原的“北国风光”,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沁园春·雪》。他那豪放的诗词风格,为当代诗人树立了一面旗帜。在几位伟人所写的和山西关隘有关的诗中,我还喜欢汉武帝刘彻乘楼船由黄河进入汾河时所写的《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毛诗写冬雪,刘诗写秋风,都是写北国风光的千古名篇。我在想,山西这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去激发诗人的激情?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那独特的关隘文化的魔力绝不可忽视。

我于2010年在山西图书馆“文源讲坛”讲述《古今边塞诗之比较》时,提出发掘地域文化,打造具有山西特色的北国诗风。之后,在《唐槐吟苑》开辟了《黄河情韵》专栏,诗友们投稿热烈,仅在2012年,就发表了近百首黄河诗词。其中大部分是关津诗。初步实践证明,把握山西文脉,陶冶自身性情,便能写出好诗。

山西文脉除了关隘文化,还有黄河文化、晋商文化、五台文化等。各条脉络又互相联通。我们发掘地域文化的目的,不是为研究历史,而是吸取营养,强壮自身,增加底气,提高诗词写作水平,冶炼诗词风格。地域风格源于个人风格。“作者积久用力,不求助长,充养既久,变化自生,可以换却凡骨矣。”(清·沈德潜《说诗晬语》)个人凡骨换却,地域风骨就会陡然而起。

形成地域风格和形成个人风格一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长期努力。形成地域主流风格,不否定个人风格的百花齐放。山西地域诗风中有雄壮之美也应有秀丽之美。

山西诗词要创新,但必须是在继承前提下的创新。我们支持形式创新,但更应重视内容创新、意境创新。诗词要创新,才有生命力;意境要出新,才有生命力;诗词接地气,才有生命力。山西诗词要写出黄土气息、汾酒气息、陈醋气息和风云气息才有生命力。风云气、雄关气应是山西诗词的代表性风格。

时代呼唤山西诗词再度崛起,山西深沉而厚重的关隘文化,定将成为山西诗词创新发展的推动力量。来源:《名堂》